鐘祥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為何成擺設 冷少霸妻,六指魔神,十里铺方文举,鬼怪启示录,橡皮擦音译歌词,前妻惹人爱,优i酷,www.788zs.com,狗狗品种大全及图片,套袋团购 ptz_中华水网 
返回栏目
首页水处理 • 正文

鐘祥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為何成擺設

发布时间:  浏览: 次  作者:自动搜索者

生意宝08月27日讯  

  湖北鐘祥市胡集鎮,號稱“中原磷都”,大量磷化工企業分布在漢江之濱。

  為破解“化工圍江”,杜絕污水直排,鐘祥市在胡集鎮工業園建成先進的工業污水處理廠,5月10日投入使用,但企業響應者寥寥,3個多月來僅一家化工企業對接排放工業污水。這背后是何原因?湖北日報全媒記者近日赴胡集現場調查。

  僅一家企業對接污水廠“喊餓”

  8月20日,記者在胡集工業園看到,新建的污水處理廠坐落在幾家化工企業之間,一排排嶄新的設備和管網排列。但3座大型調節水池裡隻有少量污水流動,幾台大型水泵停轉,也不見工人作業。“目前僅湖北祥福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一家對接了工業污水管道,日處理污水僅200噸,而我們的污水處理能力是每天2500噸,不到十分之一。”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廠長劉海斌說。

  尷尬不僅於此。劉海斌說,如果3個抽水泵同時開啟,污水處理時間可縮短至半小時。目前入口污水僅200噸,隻能開啟一個小抽水泵,得花費2小時。

  是污水處理水質不達標,不能吸引化工企業?記者現場看到,從污水到清水,經過10多道工藝,乳白的污水最后變得清亮。劉海斌介紹,污水處理廠建設定位高標准,採用“高效沉澱+水解酸化+AO生化+深度處理”工藝,最后出水可達到一級A標准,相當於四類地表水質,可用於灌溉、綠化等。

  2017年11月,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開建,採用PPP模式,由江蘇瑞盛集團投資4000多萬元建設。當時考慮胡集化工企業多,擔心日處理2500噸污水能力不夠,還預留了2500噸處理能力的生產用地。“污水處理廠計劃運營29年收回投資,沒想到開業3個多月才一家企業排污,照這樣的水量,收回投資要100多年。”工業污水處理廠項目經理沈雷苦笑。

  記者看到,在工業污水處理廠馬路對面,就是湖北新洋豐肥業股份有限公司鐘祥磷復肥生產基地。“我們在建設時,已將管道接到新洋豐廠門口,但企業的排污口在廠內,至今拒絕對接。”沈雷說,建工業污水處理廠時,管道已提前延伸到12家磷化工企業門口的排污管道附近,最遠的延長了10多公裡,就差廠區內的幾米不能對接。

  進廠有門檻配套費用高

  為何眾多化工企業拒絕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?胡集鎮向記者提供的一份《關於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有關情況說明》(簡稱《情況說明》)中解釋,胡集鎮化工企業絕大部分為磷化工類,消耗水量不大,產生的廢水量有限,加之有的企業(主要是生產硫酸和磷銨)在生產過程中產生的重金屬廢水均有脫砷等處理設施,處理好的水又進入生產環節。

  然而,去年3月,由鐘祥市住建局委托南京市市政設計研究院編制的《胡集工業園污水處理工程可行性研究報告》顯示,胡集開發區共有磷化工企業45家,其中規模以上29家,因市政基礎設施建設較為滯后,該區未建有分流制污水管網及末端污水處理廠,大量工業廢水經各企業廠內初步處理,便直接無序散排至天然水體,對水體環境造成一定污染。

  記者調查發現,一個重要原因是工業廢水進入污水處理廠有門檻,需要企業預處理,符合納管標准才能進入污水處理廠,這得投入大量資金。在已對接污水處理廠的祥福公司,記者看到,含有氟化物的污水通過沉澱、加藥等預處理,在COD在線監測平台上,氟化物已降至4.37毫克/升,再進入污水處理廠。“為和污水處理廠對接,公司投資300多萬元建了污水預處理設施。”公司相關負責人黃威說。

  沈雷對記者解釋:“納管標准是個硬標准,需要企業先期投入進行預處理。如果接入超標的含砷、氟等污水,系統會自動預警,按照規定還要對企業罰款。所以,有的企業干脆選擇沒有成本的直接排放。”

  另外,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污水處理費為每噸6.68元,如一天排放300噸污水,全年要交納73萬余元,有的企業認為費用過高。

  企業有污水,又不願意選擇進入污水處理廠排放,建廠有何意義?胡集鎮提供的這份《情況說明》道出緣由:根據《環保法》相關要求,工業園區必須建設工業污水處理廠,否則將限制企業入園或取消園區資格。

  記者聯系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附近的幾家磷化工企業採訪,均被婉拒。

  污水偷排村民心焦

  在胡集工業園附近的一個山坡上,記者看到一條帶有異味的乳白色“小溪”順流而下。附近村民說,這是前些天下雨后,山上的幾家化工廠污水順流沖下來的。

  化工廠的高爐和煙霧在遠處若隱若現,離污水處理廠最近的是胡集鎮麗陽村二組。“看到工業污水處理廠開張本來很高興,但現在看來偷排污水仍然沒停,兒子不願喝家裡有異味的水,在外地不回來。”57歲的村民焦德妹帶記者看自家地裡的一處死水窪地,周邊的植物覆蓋一層白色物質。據她多年觀察,是山上的石膏廠趁下雨偷排下來的污水所致。

  在鐘祥石牌、張集等地,水稻畝產一般在1000斤以上。麗陽村59歲的村民焦德花一臉無奈:一家收入就靠種的四五畝水稻,每年畝產才500多斤,總收入僅2000元。“旁邊原來有個池塘,被工業廢水污染后,魚全死了。希望污水處理廠真正起作用,還我們一個好環境。”焦德花說。

  記者手記

  民心工程不可走形式

  □戴輝

  鐘祥市興建胡集工業污水處理廠,統一收集處理工業污水,造福周邊居民,是一項百姓歡迎的民心工程。但若只是因為《環保法》硬性要求,而不跟蹤實際效果、找出解決辦法,那就與這項民心工程的宗旨背道而馳。

  發展經濟不能以犧牲生態為代價,生態環保更要立起規矩、明確紅線。隻有真抓實干,才能讓污水處理廠真正走出尷尬,發揮實效。

    相关文章Related

    返回栏目>>
    

    电脑版 | 诚信联盟

    Copyright © 2009-2010 CHNDK.COM. 中华水网版权所有